台灣不正常 台灣需要正常化│許龍俊、劉敬文

2018.06.19


台灣毫無疑問是一個獨立的政治實體(國家),有人民、有自己的民選總統、國會、地方首長及各級民代,有軍隊,也有明確的治理範圍;台灣有曾經傲人的經濟發展,以及顯著高於世界平均的教育水準。台灣需要的是正常化,成為一個正常的政體(國家)、取得國際廣泛的承認,在對等尊嚴的前提下,為全世界做出貢獻。

正如李登輝前總統在台灣國家聯盟募款餐會致詞時所說:「咱們必須要靠「正名制憲」,透過「公民投票」,來確立台灣人對台灣這個國家的自我認同。」

所以,國家正常化,正名制憲是首要。

從去年底開始,李登輝民主協會和許多團體共同組成了「2020東京奧運台灣正名行動聯盟」,目的也是在於正名,作為凝聚台灣內部認同、推動國家正名的前哨戰。

在中國斷我友邦、文攻武嚇持續進逼的此刻,正常化、正名是一個迫切的問題,更是台灣民主發展與台灣人擺脫百年受殖歷史、自己當家作主所不可迴避的挑戰。

有的人或許會說,正名制憲根本不必要,那些都是意識型態、拼經濟才重要。但其實持這種想法的人,忽略了政治對經濟的影響。經濟,尤其是指自由經濟,需要政治作為後盾,提供自由發展所需要的環境與保障。

在國民黨的統治下,台灣長期以來是一個特權社會,也因此是一個危機社會。經濟活動並不自由,各種特許、特權壟斷了經濟。雖然伴隨著經濟成長以及民主化,許多特許、特權的制度性保障被移除了,但已然被餵養成巨獸、實質壟斷各項產業的特權,也早不需要那些制度性保障便能有效維護既得利益。

很多人都知道台灣的產業需要升級,但卻鮮少有人正視台灣產業升級的一個主要困境,就來自於掌控巨大資本的人,許多都有過去特權特許的背景;他們並不一定真的具有競爭力,但卻能有效阻礙舊的產業升級、新的產業誕生。能源產業就是一個好的例子。

此類特權問題不只發生在經濟產業,事實上在台灣幾乎每個領域都存在這樣的問題:獨裁體制下的特權遺緒。從這角度,我們可以發現拔管、軍公教退休金改革、司法改革、不當黨產、金融幫、交通幫、各種幫眾、媒體的假中立、…等爭議,都存在共通的基礎,都是,或至少一定程度是,獨裁體制下的特權遺緒問題。

這是為什麼我們需要推動轉型正義,這也是為什麼如果台灣不做轉型正義,台灣難以完成正常化的工程。

本期〈民主視野〉相當精采,總編輯許龍俊的「李登輝主義啟蒙 崛起的不服從世代」一文,再次提醒我們李登輝總統當年如何用心播種,今日總算開花結果。

其實不只是野百合世代,太陽花世代之所以能夠崛起,很大一部份也是受惠於李前總統開啟的全面化本土化、台灣化政策,讓「台灣」順利取代「中國」成為台灣社會的主流意識。也因為如此,今天的台灣能有持續對抗中國侵略壓迫的基礎,並造就了第一個本土政黨民進黨的完全執政。

二戰後由美國主導建立的世界秩序,隨著中國崛起而逐漸進入不穩定的狀態,未來會如何發展,充滿各種可能性。美中貿易大戰可能只是一個開始。對此,我們特別邀請經濟、產業與政治專家,從不同的角度做分析與評論。

其中,黃天麟教授在「中美經貿科技大戰,誰贏(who wins)?」一文中提醒,如果中國能夠維持今日的成長率,中國的國民生產毛額(GDP)將會在2029年達到24.59兆美元,超越美國之25.58兆美元成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這當然是中國的理想狀態,但同時也是給我們的預告警訊。

面對如此不穩定的外部局勢,台灣勢必需要謹慎因應,內部團結、踏實前進,才可能成功抵禦中國全方位的侵略,確立台灣的獨立與自主。

〈民主視野〉夏季刊預計將於2018年9月發刊。本刊將邀請各領域專家學者、青年意見領袖提供讀者不同的多元觀點,作為新政府以及社會各界之參考。

敬請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