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強勢打壓 台灣隊正名如何突圍?│劉敬文

2018.06.19


從去年底開始,十數個獨派、台派團體及小黨進行了橫向的串聯,組成「2020東京奧運台灣正名行動聯盟」,同時結合了各團體青壯世代成員、社會運動行動者組成負責執行的「2020東京奧運台灣正名行動小組」,共同推動台灣隊正名的公投提案與連署。

第一階段的公投提案於2月5日送出4千多份提案書,並於4月3日收到核准,同時啟動第二階段的公投連署。至今,已收到數萬份連署書,持續向40萬目標挺進,盼能順利通過連署門檻,結合年底地方大選共同舉辦公投。

然而,在一切順利進行的時候,中華奧會的秘書長沈依婷在5月中一個紀念台灣參加奧運三十週年的相關活動中向媒體表示,國際奧會(IOC)執委會已在5月初召開會議討論台灣隊正名一事,並做出「不予核准」的決議。

對此突如其來的莫名「決議」,行動聯盟與小組立即進行線上的討論並很快地在粉絲專頁發表了一份聲明,質疑中華奧會的說法,認為在中華奧會尚未提交任何有關正名的申請相關文件的情況下,何來「不予核准」?同時也要求中華奧會公開國際奧會來函之原文與全文。

後來行動小組循管道取得了國際奧會來函之原文與全文。令人感到相當意外,國際奧會執委會似乎確實做了如中華奧會所說「不予核准」的決議。行動聯盟與小組因此召開了一次內部會議,決議將召開國際記者會正面回應此事。

論常理,在我方尚未正式提交任何有關正名的申請文件前,國際奧會就做出這樣的決議是相當不可思議的事情。因此,政治力強勢主導、介入是合理的推測。

國際奧會執委會目前共15人,有一位執委兼副主席是中國人,之前曾具執委身份的台灣代表吳經國已經在去年因為貪污醜聞纏身而卸任。國際奧會來函者署名是國家奧會公關主任Pere Miro而非國際奧會主席。據瞭解,Pere Miro立場親中不友台。

結合中國國台辦對台灣隊正名公投發動之後一連串的強硬發言來看,我們合理推測國際奧會的這個決議是受到中方施壓以及誤導下做出的。畢竟,對中國來說,影響、誤導其它14位執委做出某個決議或聲明並藉此阻撓台灣隊正名公投的進行,會比等到公投順利舉辦並通過,戰場換到國際奧會大會,問題要來的簡單許多。

讓台灣隊正名的事情在國際奧會大會中成為國際矚目的議題,對中國來說是一件變數很多的事,有可能失控發展。所以,中國透過執委會做出一個決議、發一個函,企圖讓台灣隊正名公投難產,是合理的推測。

至於中華奧會呢?國際奧會的來函中第一段很有趣,說是「被通知」(have been informed)台灣這邊有一個正名公投,但到底是誰去通知國際奧會?是中國,還是中華奧會?

再者,中華奧會在收到來函後的反應態度是很可議的。中華奧會一方面假裝中立,對台灣隊正名一事不支持也不反對,但事實上在另一方面,該做的卻也不去做,只作壁上觀,彷彿中國透過國際奧會影響台灣隊正名公投跟他沒有關係一樣。

中華奧會確實可以不用預設支持正名的立場,但面對國際奧會來函,在我方尚未提出任何正式申請前就不予核准的不合理舉動,中華奧會絲毫沒有任何回應就很有問題了。

照理說,中華奧會理應先行告知行動聯盟與小組有此來函,同時立即回函給國際奧會,強調我方尚未提出任何正式申請,要求國際奧會說明所謂「不予核准」之對象為何?但我們的中華奧會這些該做的、該釐清的,通通沒有做。

那,國際奧會的「不予核准」到底是什麼意思?根據國際奧會的來函原文,一個善意、合理化的解釋是,國際奧會在強調我方在洛桑協議修改、廢止或重啟協議前,不得片面、逕行更改名稱。

畢竟,提案申請名稱改變是寫在奧會憲章裡的基本權利,不可能會有任何國家奧會想要改名卻不能改名這樣的事情發生;因此,一個合理的解釋是國際奧會要求我們,在新的協議簽訂前,必須遵守舊的洛桑協議,不得片面撕毀協議。

如果國際奧會確實是這樣的意思,那行動聯盟與小組是完全能理解與接受的。事實上,這件事當初在聽證會時就有提到,我們很明確說明台灣隊正名的訴求並非是要政府或中華奧會片面撕毀協議,而是希望能提案申請改名,包括提案要求洛桑協議修改、廢止或重啟協議。無論如何,洛桑協議已簽署近40年,簽署當時的時空環境和現在差異極大,要求重新檢視、檢討(review)洛桑協議,本來也是相當合理的事。

確實,即使是這樣合理的提案或要求,仍有可能在中國的阻撓下,最後被執委會或者大會否決。但沒有關係,我們可以下次再來。我們相信只要不斷嘗試、不斷努力,最後一定會成功!


 


劉敬文 / 李登輝民主協會策略執行長、2020東京奧運台灣正名行動小組 媒體與網路負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