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正後的公投法將成為台灣國家正常化的利器│陳麗貴

2018.01.04
 
獨派朋友説:「公投法修正案的門檻下降是次要,最重要是要能制憲正名。」
 
我們當然贊成除租稅、薪資、預算、人事等議題外,公投法不應對其他任何議題設限;但是我們更不希望掌權者以此為藉口,將「公投法修正案」無限期擱置。我們接受一讀通過的版本,認為門檻下修後的公投法,即使無法「更改國號,變更領土」,它依然是深化台灣民主的重要一步,也是日後台灣國家正常化的利器。
 
基於特殊的歷史成因與政治現實,台灣的國家正常化工程,經常必須以民主化之名為之。1990年代,李登輝總統廢除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修改刑法100條、推動國會全面改選、總統直選等,莫不藉由推動台灣的民主化,逐步營造台灣國家的正常化,終至在其卸任前公開宣示兩國論。其後歷任台灣總統,除馬英九總統外,皆是以民主之名,抵擋中國逼迫統一的壓力。
 
2014年太陽花學運也是如此。青年高舉「反對黑箱服貿」大旗,要求「退回服貿、重新審查」,以民主程序為訴求,成功擋下馬政府引入中國木馬屠城的經貿政策。西方媒體報導太陽花學運時,咸認為太陽花運動是年輕世代對馬政府傾中政策的反彈,並將其定位為年輕世代的台獨運動。
 
台灣民主化程度越深,與中國的區隔越是巨大,離統一就更加遙遠。「公投法修正案」通過後,也許我們無法立刻「公投制憲、正名」,但是我們還是可以運用公投,達到實質捍衛台灣主權與國格的效果。譬如,目前已有團體,正凖備運用公投,推動「2020東京奧運台灣正名運動」。
 
「公投法」不是萬靈丹,但是一部合理可行,可以反映民意的的公投法,讓我們得以在民主的實踐中,形塑共同的國家願景,相信台灣人將有智慧與創意在民主中建立正常化國家。
 
 

陳麗貴/人民作主教育基金會董事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