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十九大後情勢淺析│張國城

2018.01.04
 
十九大之後,中國對台政策是否會有所變化,一直是台灣注意的焦點。目前看來,習近平面臨許多內外問題,統治雖已穩固,仍有諸多問題需要解決;然而對台並無所謂優先順序移前或是挪後問題,依然是由各部門在各自領域中按照既定方針循序漸進,逐步完成統一的拼圖。在從事這類工作的過程當中,有一些明顯發出的訊息,更需要正確地解讀。
 
一、李明哲案
 
2017年11月28日,李明哲遭中國法院以觸犯「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5年。在十九大之後,這是中方對台關係的最新宣示。
 
李在中國到底做了些甚麼,這些事情在現代國家是否構成犯罪判刑的標準,並不是本案的重點。中方之所以要掀起此案,主要原因在於政治目的。首先,中方知道陸委會對於此案因為無法使力,只能在言詞上懇請中方放人,既然有求於人,必然不會堅持在其他方面可以堅持的立場。譬如稱謂方面,蔡總統上任之後有盡可能稱中方為「中國」或是不提「大陸」的傾向,2017年4月12日,蔡英文首次對李案發表談話,她強調「李明哲案的事件發生後,政府偕同家屬全力營救李明哲。我相信,政府的責任就是維護國家的尊嚴以及維護國人的人身安全及其權益的維護。我們會盡力得讓李明哲早日平安回國」。用的是回「國」。2017年國慶談話,蔡除了「開放大陸探親30週年以外,沒有「大陸」2字,相形之下2014年國慶,馬總統至少提到10次「大陸」,2015年則是6次。2017年10月13日,蔡總統出席「2017亞太智庫領袖峰會」時,致詞中就表示「…相信透過此一平台,各方可在研究上互通有無,相互交流,包括『中國情勢』在內等各項區域局勢研究的成果和資訊,而台灣在這些研究方面也都能提供獨特觀點(unique perspectives)。…」
 
但在李案問題上,陸委會的標準口徑都是「陸方」「陸方」,朗朗上口。事實上只要一有對台灣人不利的行徑,陸委會在提到中國時都會自動改稱「陸方」。2017年11月28日,陸委會聲明稿提出「…陸委會指出,本次家屬之陪同友人無法順利入境,相信各界對於陸方這樣的處置均無法認同或接受,政府對此已表達不滿與遺憾,我們要再次強調,陸方必須確保李凈瑜女士及相關陪同人員在陸期間的安全,並使渠等順利返台。陸委會表示,台灣社會高度關注李明哲的人身安全與自由,陸方應確保李明哲先生在陸期間的身體健康並保障其應有權益,陸方也應確實依相關規定保障家屬依法探視李明哲先生的權利。陸委會表示,李明哲是我們的國民,政府仍會繼續努力,直到李明哲先生平安返台。」用的字眼也從蔡英文的「返國」改為「返台」。事實上,在其他事件或場合,陸委會並不使用去主權化的「陸方」,譬如在李案宣判幾天前的2017年11月15日,張小月主委在「「欲求進,則求變」,呼籲以溝通與對話,共同尋求兩岸互動新模式」講話中,用的是「北京當局」。10月26日「兩岸交流30周年回顧與前瞻」講話中,用了一次「中國大陸」。10月18日「政府呼籲中共當局以新思維共尋兩岸互動新模式」講話中,用的則是「中共領導當局」。但在抗議柬埔寨和其他國家逕行遣送台籍詐騙嫌犯赴中的歷次聲明中,陸委會一定是使用「陸方」。
 
兩岸關係中,用詞向來是重點。在台灣的不同媒體,對中方的用詞更隨立場而有天然區別。有兩岸關係工作經驗的人都知道,中方希望台灣以「大陸」「陸方」而非「中國」稱呼。而拘捕、囚禁台灣人,就有迫使台方「講中方希望你講的話」的作用,從陸委會的反應,顯然中方已達到目的,因此對李的處境抑或未來類此事件的遏止,反倒有不利作用。
 
其次。李明哲案對台灣與中國的往來幾乎沒有絲毫降溫或煞車作用。因此中方從事此一行為不存在需要在意的任何副作用。事實上,中方向來不需要台灣人民「喜歡」中國共產黨,只要「害怕」中國共產黨就可以了;李案很明顯讓所有台灣人更加確定中國共產黨是需要被服從的,但台人並未因此認定中國大陸是「該被遠離的」。所謂「形象損失」根本不是中方在意的事。這就是未來中國對台政策的基本原則。
 
 
二、張陽自殺案
 
2017年8月28日,中國中央軍委政治工作部主任(之前的總政治部主任)張陽上將被報導「涉及郭伯雄、徐才厚等案」被調查,他被指「嚴重違紀違法,涉嫌行賄受賄、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11月28日中共官媒報導,在調查期間,張陽於11月23日在家中自縊死亡。預計接下來可能被調查的是中共中央軍事委員會聯合參謀部參謀長房峰輝。曾任總參謀長的房峰輝,曾是中國人民解放軍軍內排行前列的高級將領,和張陽是「老搭檔」;張陽2004年12月任廣州軍區政治部主任,與時任廣州軍區參謀長的房峰輝「搭檔了近三年」。2012年10月,中共軍方原四總部同步換將,張陽任總政治部主任,房峰輝則接任總參謀長,兩人再成為「搭檔」。
 
張陽的死被認為是「畏罪自殺」,因為張陽是政工出身,也是徐才厚一手提拔,而徐才厚已經在習近平的整軍之中落馬,但張陽仍然在2016年從原先的總政治部主任轉任新設的中央軍委政治工作部主任,外界認為他應該已經過關。但是在8月他被相關單位調查,並辭去軍委職位,代表不會是因為貪腐問題。除非他膽大到在就任新職後才開始貪腐。
 
高階將領不斷落馬除了代表習近平利用打貪貫徹權威的強度,也凸顯了解放軍內部風氣的腐敗。如果這些人沒有貪污實據,任何領導人沒有必要將他們一一掃除,因為這是自毀長城的作為,縱使他們不起而反抗,這樣做也對建軍備戰有極不利的影響。然而貪腐如此之多,層級如此之高,代表解放軍在他們任職時的軍事建設必然問題叢生。也因此對於過去中方看似壯盛的軍容和不斷出台的新式武器,其確實戰力實在不必做過多渲染。腐敗的軍隊,不可能單單在軍事採購和武器研發上出淤泥而不染。
 
所以,未來中方勢必強化對台武力展示和威嚇,以掩飾部隊過去遭貪腐拖累所出現的戰力中空;另一方面營造臨戰氣氛,同時藉由這類武嚇行為帶出的接近實戰狀況考驗將領的指揮素質。但是不會真的接近實戰時所會動用到的戰術方式,以免遭我方甚或日方了解其虛實並趁機也演練應對的方法。由於台灣不會因為遭中方武嚇就採取任何報復措施或中斷彼此往來,因此對中方來說屬無本生意,因此和逮捕台人一樣,賡續進行乃屬必然。
 
 
三、惠台政策
 
十九大之前,媒體繪聲繪影之一的就是所謂「惠台政策」首先,中國不會放棄所謂的「惠台政策」。因為所謂的惠台、宣傳性質居多,事實上並不需要什麼成本;其次,惠台政策經常還是惠中政策。馬總統最自豪的政績之一就是「出賣台灣水果(和其他農產品)到大陸」,從2008年就已開始,但直到2015年,馬總統才公開在國慶講話中承認當年第一次台灣銷中農產品出現順差。所謂惠台政策究竟是惠誰不問可知。更重要的是,所謂惠台政策能夠在台灣島內製造出一批親中的利益集團和工作隊伍。
 
事實證明,越是中方不喜歡的人執政,就越需要這些「惠台政策」的統戰宣傳和形成的利益集團甚至第五縱隊。同時,即使是民進黨也非鐵板一塊,黨內人士和中國有密切往來甚至有利益合作關係者,亦不乏人。因此,只要台灣一天不統一,這些所謂的惠台政策就不會停止,絕不存在甚麼「某某人執政,就要收回惠台政策」的情況。再加上目前雖由民進黨執政,對中經貿的風險管控能力並未顯著提升,只是隨著政策取向和中國本身經濟成長趨緩因素,而讓經貿依存度下降而減低台灣經濟曝險。這類本身缺乏主動能力,須視外在情勢影響以獲致政策效果的案例,在兩岸關係中處處可見,實在是台灣前途的一大隱憂。
 
四、結語
 
十九大結束後,中方勢必盤點與台灣之間彼此強弱之處,尋找台灣無心或無力反制之處,檢討過去政策優劣,軟硬兼施;而台灣對中無論心理或實質的依存均大,且容易將兩岸關係發展的問題和中方的敵意視為台灣本身問題而形成政治壓力;另一方面,如筆者過去所提,台灣內部特定部門,忠誠、團結、風氣及效率均有嚴重問題。儘管中方內部問題仍多,長期看來,台灣在中方各種壓力下,發展之窒礙受限仍難以避免,前途絕對不容樂觀。
 
 

張國城/台北醫學大學通識教育中心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