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獨西點」的故事:堪薩斯州立大學與美國台獨運動的發展(下)│陳昱齊

2018.01.04
「忠貞學生」的反擊
 
對於台灣同學會連續三年集資刊登二二八事件的廣告,國民黨政府除了動員中國同學會刊登反制廣告外,「忠貞學生」也與駐外單位保持聯繫,隨時回報校園中「台獨活動」情況。外交部檔案中就留有一份當時在該校就讀的空軍少校巢慶成所寫「台灣獨立運動在美動態調查報告」,詳列該校「台獨極端份子」名單,更建議派遣對政治鬥爭富有經驗者來美留學,選定台獨運動最激烈的學校入學。而該校中國同學會聯絡組組長孫翊典在這波反制行動中也扮演重要角色。1967年的廣告刊出後,孫翊典隨即寫信給駐外單位,抱怨政府對於台獨份子在校園中「猖狂」活動情形未積極反制,指出如不再採取行動的話,將來只好等著台獨份子發動「流血革命」。對於「忠貞學生」的建言,駐美大使館特別派人予以勉勵。駐外單位的報告中稱孫翊典「近三年來與該校偽台獨份子作艱苦鬥爭,表現極佳,致該校偽台獨份子視其如仇敵,惟孫君毫不氣餒」,建請中央對其「忠貞」表現予以獎勵。孫翊典的「忠貞」可由上述廣告刊出後的行動為例:3月29日,Douglas Mendel投書對該廣告表示贊同,孫翊典隨即致函使領館,指出Mendel支持台獨,並有「污衊我政府言辭」,要求駐外單位繼續拒絕其入境台灣。使領館收到信後,覆函給孫翊典,嘉許其提供校園台獨活動的情報。
 
 
通通列入「黑名單」
 
國民黨政府自然不會放過這些一天到晚跟政府「唱反調」的台灣留學生,除了透過「忠貞學生」掌握其活動外,更使出「殺手鐧」,被這些留學生通通列入「黑名單」。前述曾參加校園筆仗的陳希寬、王能祥、蔡一等人都列入「台獨份子名單」。之後,陳希寬與太太張郁彬申請護照延期時,被要求出具未參加台獨運動的聲明,否則不予核准,兩人雖然寫了一份「假聲明」,聲稱與台獨運動無涉,未來也不會參加,不過,延期申請還是遭到否決,兩人之後當然持續從事台獨活動。其後夫妻倆搬往費城時,紐約領事館也在第一時間要求兩人到館說明,這回兩人為了不讓駐外單位有「業績」,乾脆不予理會。
 
1969年4月13日至20日,堪薩斯州立大學舉辦「國際週」活動,邀請全校留學生團體參加,「台灣同學會」與「中國同學會」都登記參加,芝加哥領事館獲悉後,認為活動係以「國家」為單位,對於「兩會」並列參加感到不妥,故於3月25日去函台灣同學會會長魏康成,希望該會不要單獨參加,若要參加則應在中國同學會的領導之下,強調「台灣同學會僅係區域性之組織,絕不應單獨參加任何以國家為單位之國際活動」。台灣同學會並未正面回應領事館的勸告,領事館只好於4月7日通知該校全體「中國同學」,強調「凡我同學如擬參加任何節目,不得以任何省籍同學會之名義登記參加,而應在中國同學會領導之下參加,以免引起外人對我之誤會。」台灣同學會當日隨即回函表示:「根據本會之章程,本會為一非政治、非營業之社交團體,因而本會向不參與以國家為單位之活動,敬希貴館能有所諒察。」雖然台灣同學會已表明不參與以國家為單位的活動,但在領事館的認知中,因為其他參加的團體都是「一國一團」,為避免形成「一中一台」的狀況,故一定要勸阻台灣同學會單獨參加活動,領事館於4月9日再度去函台灣同學會:
 
貴同學會只係台灣省籍同學之聯誼組織,並不代表任何國家。故此次貴會無論被邀與否,均不應單獨參加,致引起外國人士之誤會。貴會如擬趁此次機會介紹中國文化以促進國際人士對我之瞭解,則希在中國同學會領導之下參加為要。
 
 
從上述可知,國民黨政府非常在意「台灣同學會」與會所可能造成的「一中一台」誤會,因為在其眼中只有「中國同學會」可以代表「國家」,「台灣同學會」只能代表「地方」,「一中一台」觸犯「一個中國」的法統底線。
 
不過,台灣同學會並不領情,領事館眼看勸告無效,同時間也密洽該校「忠貞同學」密切注意台灣同學會參加表演人員之名單。4月10日,領事館囑託中國同學會會長私下勸告魏康成,希望能放棄參加但未能成功。領事館也於14日去函主辦單位,詢問台灣同學會之地位,獲得「非國家身分」(no national
identification)的答覆。即便獲得校方背書,領事館仍深怕外界誤會。
 
18日當天,台灣同學會照原訂計畫參與活動,領事館根據活動節目單與校刊報導,均將Chinese Students與Formosan Students並列稱呼,認定「儼然將台灣視作中國以外之另一國家」,台灣同學會執意參加活動是「別有用心」,建議有關單位將參與表演者全數列入台獨份子名單,嗣後彼等辦理護照延期或申請證明文件時一律拒絕。
 
此後,領事館便密切注意魏康成的動態,日後魏康成申請護照延期時,即被認定為「台獨叛國活動之積極領導份子」而否決。參與活動的王康陸、方菊雄、黃靜枝等人日後護照也都遭到吊銷。曾任台灣同學會會長的王人紀(1967-1969台獨聯盟美國本部主席)、莊秋雄(台獨聯盟中央委員)、王康陸(台獨聯盟中央委員、宣傳部負責人)等人也無一例外被點名做記號,在黑名單中榜上有名,有家歸不得成為他們共同的宿命。
 
 
結語
 
戰後的台獨運動受限於國內二二八、白色恐怖的鎮壓,只能從海外發展起來,日本方面有廖文毅、王育德、史明等人所推動,在美國方面,主要是以留學生為主體,離開台灣,擺脫國內窒悶的政治氛圍,美國民主自由的空氣,讓年輕學子得以在異國的土地上展開政治上的重新啟蒙,重新思考台灣前途發展的走向,成為推動台獨運動的主力,而1960年代就讀堪薩斯州立大學的台灣留學生便扮演承先啟後的關鍵角色。
 
透過組織「台灣同學會」,參與校園筆仗、刊登紀念二二八事件廣告等方式,反思國民黨政府統治台灣的功過,展開台灣意識、台獨意識的宣傳與啟蒙,與校園內的忠貞學生展開鬥爭,更以遭列入黑名單無法返家為代價。進入1970年代,中華民國代表全中國的「法統」宣稱在國際間已經走入死胡同,世界各地的台獨團體整合成世界性的台灣獨立聯盟,海外台獨運動發展進入一個新的階段,而做為美國台獨運動大本營的堪薩斯州立大學,也將持續扮演重要的角色。
 
(全文完)
 
 
 

陳昱齊/政治大學台灣史研究所博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