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擊的台灣隊 台灣≠Chinese Taipei│劉敬文

2017.09.19

台北世大運在台灣運動員令人驚豔的優異表現下,賽事圓滿落幕。有論者言,這次自太陽花運動後,台灣人再一次驕傲地站上世界舞台,大大提升了台灣人的尊嚴感。

台北市長柯文哲也因此從下滑的聲望中獲益,翻身成為政治上的最大贏家,光芒萬丈。然而,精彩的賽事與優秀的表現,仍舊不應遮蔽了世大運舉辦過程中發生的重大瑕疵。

 

被針對被打壓的台灣旗

放眼在世界各地舉辦的國際大型運動會,都可見倡議者在觀賽之餘,在觀眾席透過旗幟、標語、布條等方式表達意見的情況。針對這種常見的意見表達,國際運動慣例是,只要不影響比賽與觀賽者權益,原則上都不會積極阻止。畢竟,這是言論自由。

可是柯文哲市長這次和FISU的談判,犧牲了作為觀眾的言論表達權利,針對入場的旗幟標語布條,訂立了許多的規範。當然,這可能又一次是中國介入的結果,但連在台灣舉辦、由台灣納稅人買單的國際賽事都要看中國臉色到這種地步,未免退讓太多,讓人感覺柯市長的談判功力或許有改進的空間。

更糟的是,到了運動會開始,居然連符合規範的旗幟都不被准許攜入,也因此發生了特定旗幟被沒收並棄置於顯然事先準備好的垃圾桶內事件,以及國安黑衣人將揮舞特定旗幟的觀賽者強制架離的事件。

至此,我們不免感到困惑,為何如此?有必要如此嗎?

回看那些被針對的旗幟,只是一面畫有台灣、上面有台灣字樣的旗幟。要說這面旗幟不符合規範,有「政治性」,未免太過牽強,泛政治化。

相較之下,真正具有政治性意涵的,應該是中華民國的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因為這面旗幟代表了為世界所廣泛「不承認」的中華民國。與這面旗幟政治上對立的,是中國的五星旗,把這兩面旗幟放在一起,其政治意涵相當強,代表了對中國代表權的爭奪。

這也是為什麼所有台灣駐外代表處都不被允許公開掛中華民國旗,因為它政治而且政治不正確。反觀台灣旗,無論哪一面,都不存在這樣的政治意涵與爭議。

所以,若真要論政治性,站在國際社會的角度,應該是中華民國旗比較有爭議才對。但偏偏在現場,被針對性打壓的不是中華民國旗,而是台灣旗。

 

中華台北的魔咒

也許有人會覺得奇怪,為什麼有人沒事要帶台灣旗進場?是想宣揚什麼理念?聽說是針對隊名,但我們的代表隊叫中華台北很多年了,有什麼問題嗎?

有問題,問題就出在中華台北是一個經過政治角力後失敗的矮化名稱。要講這個就必須帶一點歷史。引用前體委會主委楊忠和專欄文章〈台灣奧會國家主權爭戰始末〉有關中華台北的由來:

「1952年中國參加芬蘭赫爾辛基奧運會,台灣基於維護「中華民國」國家主權之立場,而退出該次賽會;1956年澳洲墨爾本奧運會,中國因為台灣參賽而宣佈退賽,台灣運動代表團係以Formosa(福爾摩沙)名稱參與賽會;從1960年義大利羅馬奧運會、1964年日本東京奧運會至1968年墨西哥奧運會,我國運動代表隊連續三屆奧運,都是以 Taiwan(台灣)名義參賽;1971年台灣退出聯合國後的1972年德國慕尼黑奧運會,是台灣在國際奧運史上,唯一一次完整地以「中華民國」的國家名稱、國旗、國歌參與奧運;1976年加拿大蒙特婁奧運會,國際奧會不允許台灣再以「中華民國」之名稱參賽,希望台灣在國旗與國歌不變情況下,以Taiwan名義參賽,當時美國福特總統亦曾力勸台灣接受前述條件,最後台灣政府高層祭出「國名、國歌、國旗」任一都不能更改的「三不」政策,導致全體國家運動代表團班師回朝;1979年國際奧會經由執委會及全體委員通訊投票等程序做成決議:台灣奧會將在Chinese Taipei Olympic Committee名稱下繼續參加奧運會,且不得使用原來之國旗與國歌,而新的旗、歌,須經國際奧會執委會批准。

為此,台灣奧會於1979年11月,向國際奧會總部所在地瑞士洛桑地方法院,提出上述決議違反奧會憲章之訴訟。在國際奧會修改憲章下,1979年國際奧會所做成之決議獲得解套。1981年3月23日我國奧會主席沈家銘,在瑞士洛桑與國際奧會主席薩瑪蘭奇簽署同意書,「中華民國」之奧會名稱,從此定名為「Chinese Taipei Olympic Committee」,而我國1922年入會的名稱(中國奧會Chinese Olympic Committee)拱手讓予「中國」。1989年台灣與中國奧會在香港簽署協議,Chinese Taipei譯為「中華台北」。」

由此可見,國際社會的看法與立場始終保持相當一致,認為我們不能代表中國,並且認為我們應該用台灣才對。是中華民國政府不肯放棄,在一步步爭奪落敗下,淪落成今天的「中華台北」。

要知道,在國際奧會成員裡,只有三個跟中國有關的國家奧會(NOCs),分別是中國、中國香港,以及中華(國)台北。換言之,當年的中國代理權之爭,我們落敗的結果不只是原本名字被強迫改掉而已,更重要的是,我們反而降格,以中國的一部份的地位維持住在國際奧會的會員席次。

 

國體法修法的敗筆

立法院前陣子召開臨時會,在全民夯運動的氣氛下,審查〈國民體育法〉草案。修正通過的版本對於導正既有各種運動「邪」會的人員壟斷與資源貪腐問題,相信會有很大的幫助,應給予肯定。
可惜的是,有一敗筆,即中華奧會維持現狀,並沒有改為台灣奧會或者時代力量版本的國家奧會。一向被外界認為是本土甚至台獨代表的民進黨,沒有趁〈國體法〉修法時一併就奧會的名稱做出修正是一件很奇怪的事。

掌握立院多數的民進黨此舉,相信讓很多人感到失望與不解,難道真的是換了位置就換了腦袋?還是因為「體邪」背後有中國撐腰,畏懼中國的力量?否則,正名為台灣奧會民意正當性那麼強的訴求,為何會無法達成呢?

 

進擊的台灣隊 台灣≠Chinese Taipei

其實,中華民國政府在國際奧會與中國爭代表權的過程以及結果,正是台灣這幾十年來國際地位流變的縮影。所幸,國際奧會政治性終究沒有那麼強,不像聯合國或其它國際組織,將中華台北正名為台灣,猶可為之。

首先,國際奧會不像聯合國有安理會機制與絕對否決權,只要多數執委同意,一切都好談。再者,過去以台灣為名參賽,都是地主國或國際奧會主動為之,中華民國政府採取被動甚至拒絕的立場。也就是說,以台灣為名向國際奧會提出改名申請,從來沒有嘗試過,但用中華民國,過去只成功過一次然後就是徹底失敗變成今天的中國台北。這使得2020東京奧運以台灣名義參賽,充滿各種可能性與想像的空間。

除此之外,2020東京奧運的主辦國日本,對台灣一向友善,近年來更有由日本人為主組成的團體,主動發起連署向日本議會以及日本的國家奧會提出要求正名台灣隊。

中華奧會或部份運動員說提出更名申請我們將可能會被停權甚至取消會員資格,影響未來出賽可能性。此類說法其實相當令人懷疑。如前所述,此一正名嘗試過去從未有過,中華台北也不是申請正名台灣後不果的結果,而是中華民國政府自己爭不過中國又持續打壓台灣的結果,加上更改名稱並未違反國際奧會憲章,何來被停權或取消資格的道理呢?

恐怕,這只是沒有經過理性思考過後的「失敗主義慣性反應」,畢竟奧會的名稱爭了多年結果失敗是事實,有的人可能也無心探究是當初爭錯了方向所以導致失敗,還是無論中華民國還是台灣都一樣會失敗。

回看國際奧會史,1992年荷蘭奧會就曾成功向國際奧會申請,將他們國家奧會從荷蘭改為「尼德蘭」(Netherlands)。所以,別被失敗主義給蒙蔽了。
荷蘭行,誰說我們台灣不行?

 

 


劉敬文/李登輝民主協會策略執行長、福爾摩鯊會社社長